君山思

画到掉发写到脱毛。

【同人作者二十题】

【同人作者二十题】

1. 最初促使你创作的动力是什么?

想试试。

2. 如今让你继续创作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开了坑总要填吧。

3. 在创作过程中,最令你感到愉快的事情?

完成他。

4. 会在创作中产生负面情绪吗?来源是什么?

会啊。
为什么这么丑啊我的画,为什么这么鬼啊我的文。

5. 一个角色的哪些特征最令你喜爱?

还能救的。

6. 角色之间的哪些关系和互动最容易触动你?

绝对的信赖。
拯救与被救。
从意见不合到互相妥协。
不变的陪伴。

7. 你的创作手法是否会被原作品的时代背景、语言、表现手法以及隐含观念影响?是怎样的影响?

会。
时代背景:决定我的剧情走向底线和主旨。
语言:不会影响。
表现手法:不会影响。
隐含的观念影响:会代入。

8. 对你来说,基于一对CP进行创作时,角色各自的特点和角色之间的关系,哪个更重要?

都。

9. 更喜欢原作背景还是架空背景?如果是后者,喜欢、擅长、一直想写/画却没创作、创作了最多的,分别是哪种背景?

架空。
非正常背景都喜欢。

10. 更喜欢HE,BE,还是开放结局?更擅长哪种?写的最多的是哪种?

HE。
擅长致郁。

11. 如何看待非原作走向的BE?假如你也会创作这种BE的话,你认为你想通过BE来表达什么?

看待:真的没有办法改变吗?
表达:真的没有办法了。

12. 创作新作品的时候,灵感一般都来自哪里?

洗澡,上厕所,刷牙,喝水。

13. 描绘人物性格的时候,如何尽量保持角色和原作接近?

用原作用过的台词。
但是人是会变得,明白吗?

14. 你认为在同人作品中,故事情节和感情发展哪个更重要?你创作的时候这两种的比重如何?更擅长哪种?

都重要。
情节多。
情节更擅长。

15. 创作过长篇故事/漫画吗?比之短篇更喜欢哪种,更擅长哪种?

不擅长短篇。

16. 你认为怎样才是对原作角色的尊重?

好好写故事。

17. 会修改已完成的作品吗?对自己更早的作品感觉如何?

会修改。
感觉:不认同自己以前的做法。

18. 是否出过本?是的话,有什么感想?反之也请说说你对出本的看法。

没有。

19. 如果要把这张答卷发出去,请对你的读者/粉丝说一句除了“谢谢你们的喜欢,我会继续努力”以外的感言。

鞭打我。

20. 最后推荐几首你喜欢的创作BGM,或是让你产生灵感的歌吧。

分享君山思创建的歌单「我喜欢的音乐」: http://music.163.com/playlist/124472056/103402261/?userid=103402261 (来自@网易云音乐)

被广东工业大学录取了

次方本丸12

原著刀剑乱舞,ooc属于我 

    私设本丸,复数刀剑出没注意。政府阴谋论出没主意。有审神者注意。

  无cp注意,三山鹤友情向注意,注意,注意。

  严肃向带日常交替注意。

  请用纯洁且带着闺蜜的眼光看待这三。

  第一章:点我;第二章:点 ;第三章:点我 ;第四章:点我 ;第五到第七章:点我 ;第八章:点我   第九章到十一章:这里

    【12】

    “放手!”

    “那是别人的三日月宗近,我们不能带走他。”

  “我救不了他,我没有办法救他。”

  “清醒一点,你是山姥切国広,你清醒一点。”

  

  山姥切国広突然发疯似的拉着三日月宗近不放手,钴蓝也顾不上什么灵力风暴,几脚跨上去就要把山姥切国広拉开。而山姥切国光的瞳孔已经一片空白,只是嘴里不停地念叨着:“要救他……救救他,救救他。”

  三日月宗近的主人——中年审神者赶了过来,见到此景没有任何对钴蓝或者山姥切国広做出任何责备或者疑惑,而是惊呼了一声:“天哪又发生了……”就匆匆跑去找更多的工作人员拉开他们。

  

 

  钴蓝看着这一切,默默地握紧了手。

  单兵的问题一天不解决,痛苦就会像病毒一样传播下去。这就是为什么钴蓝要回来的原因。

  钴蓝力气小帮不上忙,退到中年审神者旁边:“又发生了是什么意思?”

  

  原来三日月宗近身上的灵力具有侵蚀性,靠他太近的付丧神如果太过弱小,很容易就会将混乱的灵力吸收,进而产生混乱,甚至会分不清自己是谁,一度陷入悲伤。

  一开始就没给他好脸色的钴蓝听完之后依旧没给好脸色:“既然如此,把他带到基本都是新刀的会议,就不怕会侵蚀别人吗?”

  中年审神者不停地鞠躬道歉,说伤到您家初始刀很抱歉这里没什么可以补偿就当欠个人情吧好不好……唠唠叨叨的时候山姥切国広已经被别人扯倒了。三日月宗近也没有任何反应,就像是一个扯断线的木偶。

  钴蓝上前把山姥切国広拉起来,带着他走向了回本丸的的传送阵。

  扯断线的木偶却抬起头,浑浊的双眼一直尾随着那个会说“救救他”的刃。

    

 

    山姥切国広回到本丸的时候眼睛还红红的,走两步路还抽了抽鼻子。

    钴蓝和山姥切回到本丸的时间已经过了正午,因为肚子饿而捧着从冰柜里偷出来的茶点的鹤丸国永看到山姥切国広后明显地愣了一下。

    

    不是说去开会吗?怎么回来就这样了。

    “manba酱,你怎么了?喂?你听得到我说话吗。”鹤丸国永叫道,但山姥切国広没有因为鹤丸的发声而做出反应,而且依旧直愣愣的向前走。

    鹤丸实在担心他这种状态,一把抓住他的脚踝。抓住的瞬间却皱了皱眉头并咳嗽了一下,似乎是被什么呛到了。

    “放手,我现在没心情打架。”山姥切国広沉着声音说,但是没有挣扎,头也没有抬。

鹤丸只好松开了力度。

 

一脸苍白的山姥切国広向房间的方向走去。目光空洞的他低低的说了一句“先去休息了”,就走了。

    鹤丸等少姥切国広走了之后,嘀咕了一句:“到底是碰到了什么,还惹了一身腥的回来……开个会怎么和见鬼了一样。”鹤丸坐下来之后拿起茶点咬了一口丸子,口齿不清的喃喃道:“我在本丸才见了鬼好吗!”

    趴在门后面的秋田慢慢的挪出来:“鹤丸国永桑,队长怎么了。”

    “看到不干净的东西了吧。”鹤丸国永挠挠头。

    

  与此同时,小狐丸在山姥切国広身上看到了十分混乱的灵力,那些旋转着的灵力似乎想入侵他的身体,但却一直被山姥切国広本身的灵力挡了回去。

  混乱的灵力令小狐丸产生了怀疑,他想悄悄跟上去,但就在经过大厅的时候,旁边的纸门突然打开,从里面飞出一个刃,并因为投掷的力度大而深深地插进墙中。

  鹤丸国永侧着身体横坐在走廊上,咬着个团子,眼神不善的看着小狐丸。

  小狐丸停了下来,打着哈哈:“你似乎对小狐意见很大,但队长很不对劲,你不觉得,那些灵力很像是……”

“他不是单兵,那些灵力不是他的。”鹤丸国永一个直球打过去,没打算跟他绕绕拐拐。

小狐丸笑了:“政府当时的教诲是,宁杀错,毋放过。”

 

“嗙!”

 

本来吃着丸子的鹤丸国永猛地一手拍在榻榻米上,发出了巨响。

  

  但不等小狐丸开口,外面庭院的走廊上就响起了“啪叽,啪叽”的木屐踩踏声,两人停止交谈,同时看了过去。

  木屐声响了一会,身着钴蓝外套的审神者出现在纸门外。似乎没有读懂这剑拔弩张的空气,朝着客厅四处张望。

    “切国呢?我看到他走到这个方向了?”钴蓝问。

    “一回来就往房间跑,叫他没反应呢。”鹤丸收回手,又变回平时的样子。

       钴蓝叹了一口气:“那算了,让他休息吧。鹤丸国永你代替山姥切国広跟我过来吧。” 

    “需要我去哪里呢?”

  “锻刀室。”钴蓝手上扬着一张人形的小纸片,“差不多应该锻好了,新人进来的话至少得有个人带他们熟悉本丸,得拜托你了鹤丸国永。”

  

鹤丸国永起身和审神者离开了,走之前还不忘瞪了小狐丸一眼,带着警告意味的。

 

          半路上鹤丸国永问起来:

        “审神者你什么时候锻的刀?”

  “昨晚给你们送完水之后我就去仓库拿材料了。”

    一晚上又是送水又是锻刀……看来你睡得也不怎么好……鹤丸默默地想。

    

    锻刀是昨晚就开始了,半夜钴蓝给他们送水的时候已经取出来一把了,另一把却依旧没有锻造完毕,于是等到现在才去取出来。

    “昨晚的新刀是五虎退呢,刃文上刻着‘吉光’。”钴蓝从自己宽大的袖子里面抓出一把短刀。

“吉光的孩子不止是他一个吧。”夸张起来简直可以说是千千万万个。“怎么判断是五虎退呢。” 

    “尽管如此我还是可以判断出来具体是哪一把的,我对自己的这一点可是十分自信的呢。”钴蓝的声音里稍稍带点自豪。

    鹤丸国永敷衍的“嗯”了一句。

    

    

    鹤丸国永本来以为自己会对锻刀房产生敬畏的。

    这是刀剑们重生之地。

    

    纸门被拉开,两人一眼就看到了正在打呼的刀匠。而他身旁的刀架上放着一把崭新的刀,并且已经上好刀鞘了。这让鹤丸看不出这是哪一把刀,但是从长度可以看出是一把太刀。

    打呼的刀匠在纸门拉开的时候就醒来了,揉揉眼睛从石台上跳下来鞠了一躬。身形化为樱花瓣凝聚在半空中。

    钴蓝伸手去接,樱花碰到手上后渐渐凝成了一块符纸。

    “辛苦了。”他道。

    

钴蓝走上前去拿起那一把新刀,新刀出鞘的瞬间,他的眼睛出现了噪点。反应极快的他立刻松手,但还是看到了一把全身漆黑的刀身,刀前站着一个阴沉的男人,刘海下的右眼是烧灼的伤疤。

“哐当!”刚出鞘的刀因为钴蓝的松手而摔在地上,把鹤丸国永给吓了一跳,他一边嘀咕着:“真是吓到我了……”一边捡起那把刀。

    同时钴蓝飞快的眨眨眼睛,假象果然消失了。

       这种把戏他可听多了,钴蓝想,他可没在怕的。之所以会看到漆黑的刀身,是因为这把刀曾经经历了火灾,但并不是被火直接烧到了刀身,而是在打开收藏室的门时,发生了逆气流现象从而引发爆炎,整个刀因此被烧得漆黑。

       新刀长度大概有六十五厘米以上,是一把太刀。两侧都有棒樋。最特别的是这把刀的金刀鎺融化附着在了刀身上,与刀身融为一体。

       鎺金的主要作用是为了防止刀身滑出刀鞘,造成不便。但本身是可以和刀身脱离的。

  

     “认识一下,这是烛台切光宗。”钴蓝卸下他的刀柄,鹤丸国永看到一小块金色在刀尾,“他也曾经是伊达家的刀,虽然呆在那个家不到十年就离开了。和你正好错开,你应该不认识他。”

      “有他在,你们就不会饿了。”钴蓝严肃的说,“我等他很久了。”

         鹤丸国永:“哈?”

  

  

  

    小狐丸在本丸找了一个安静的环境。并且他对没有人会过来十分有自信。

    因为这里是本丸的仓库。

    新本丸暂时没有太多的物资,仓库除了被子床垫刀架之类的生活用品就没别的了。木炭,玉钢冷却材之类的被放到了隔壁柴房。

    他闭上眼睛。

    无需任何指示,眼前出现了加载画面。在一系列乱码的横扫画面过后。小狐丸猛地出现在一片黑暗中。无论再怎么睁眼,都无法看到本丸的仓库的景象。

    但他也丝毫没有对这种非自然现象慌乱,过了一会,他开口:“编号4573上线。”

    眼前画面再度变化,一个会议室出现了,会议圆桌也出来了,小狐丸眼前就有一张椅子。他走上前去,拉来椅子坐了下来。

  其他小狐丸的声音也同时响起:“人到得差不多了,差不多要开始情报会议了。”

  

  所有本丸的刀剑不是重锻,只是一种代码传输。所以可以把复杂的锻刀时间压缩成几个小时。

  政府建立起小狐丸这一支庞大的监视群体之后,为他们安上了一种信息共享的代码。这种代码能令他们随时随地进入一个加密的空间进行脑内会议。

  这种事情一度被政府内部的人称为在“神身上动手脚”。

  

  每个小狐丸都以最简洁的语句上传了对身边是否出现的“单兵刀剑男士”的报告之后,钴蓝的小狐丸发话了。

  “我们本丸的初始刀上面有单兵的灵力,但他不是单兵。”

  顿时整个会议室安静下来,于是他继续说。

  “他今天上午,和审神者去参加了会议。”

“噗嗤。”有人笑了一下,“你家初始刀该不会是山姥切国広吧。”

 

  钴蓝本丸的小狐丸默认,并决定闭目养神一下。接下来应该已经轮不到他开口了。

  

  

  “我看到啦,那个会侵蚀别人的单兵三日月宗近和他的新审神者去了会议现场。”

  “明明灵气混乱的很,但还是有个山姥切国広走上前去……”

  

  钴蓝的小狐丸反应过来,原来如此,所以队长才那个样子回来。

  “你那个自作多情的初始刀回到本丸怎么样了?”

“别管无关的东西,那个单兵出现了失控的征兆,这个才是重要的吧。”

“要叫‘执行机’处理掉吗?”

 

  “别动它,政府还拿他有用。”和失控的三日月宗近同一个本丸的小狐丸说:“失控的问题也不必理会,这是政府最后一次用它。”

  

钴蓝本丸的小狐丸听到后,把眼睛睁开了。

 

 

 

————————————————————————

我回来了。

没有存稿www

会继续讲这个故事讲下去,会和角色一起努力的挽救各种烂摊子。

后天就要出成绩了,怕怕。

 

鹤丸国永反感单兵计划,和单兵有关的东西都讨厌。

山姥切国広反应这么大是有原因的,他中毒了。

钴蓝不是瞎子,他知道鹤丸和小狐丸有问题。

但他不介意啊。

没什么,我就是想感慨一下,啊为什么又被虐狗了,啊好想被人宠着啊……

我回来了

高考结束了
是时候
回来
更文

自断后路,今晚写完【画重点】一篇卡米尔和幻幻相关的文,非cp向。

是参考着 @Niaro cos的私设幻幻画的!她cos的幻幻都特别有自己的风格!(快点她列表去看!!)
画功不足没有特别还原抱歉_(:з」∠)_
愿那温柔的孩子永远在身边。





(领口换了位置忘了改回来……睡醒了就改

原cos图是@喵岚 的幻幻试妆,她的幻幻试妆特别好看你们酷爱去吸啊!
参考的照片链接点不开啊啊啊你们直接去点上面这个小天使的艾特去看吧!
摸鱼功力不够,别打我_(:з」∠)_
头发参考了漫画里面的幻幻所以会比cos照上更炸。
(忘记给呆毛留位置了。

幻,妈妈爱你。

我已经饿的只能靠假糖过日子了。【咸鱼】